克拉霉素属大环内酯类药物,对革兰阳性菌、部分革兰阴性菌、部分厌氧菌及支原体有抑制作用。临床上常用于治疗鼻咽部感染、下呼吸道感染、皮肤软组织感染等疾病。

但在临床应用中常会忽略克拉霉素与其他药物间的相互作用,特别是患有心血管慢性疾病的老年患者,如果用药不当会导致严重的不良反应,下面我们将罗列一些有关克拉霉素与其他药物间的相互作用。

   克拉霉素与通过肝药酶代谢药物的相互作用

克拉霉素是肝药酶CYP3A4抑制剂,抑制了CYP3A4肝药酶的活性,使其他通过CYP3A4代谢的药物的血药浓度增高,药理作用增强,导致不良反应的增加。比如:

HMG—CoA还原酶抑制药(如洛伐他丁和辛伐他丁)合用,导致他汀类药物代谢减慢,横纹肌溶解的不良反应增加,表现为肌肉痛、触痛或乏力,并伴随肌酸激酶升高,严重的可继发于肌红蛋白尿的急性肾衰,甚至导致致死事件。

与磺酰脲类药物(如格列吡嗪)合用,克拉霉素通过抑制格列吡嗪的代谢,增加其血药浓度,增强其降血糖效应。两药联用可引起严重低血糖。

   克拉霉素与其他药物相互作用

与钙通道阻滞剂合用,可引起急性肾损伤。特别是使用二氢吡啶类CCBs(如:硝苯地平等)患者风险最高。

与西沙必利合用会升高后者血浓度,导致Q—T间期延长,心率失常如室性心动过速、室颤和充血性心力衰竭。

与地高辛合用,克拉霉素可清除肠道能灭活地高辛的菌群,导致地高辛肝肠循环,使地高辛血药浓度升高而发生毒性反应。应进行血药浓度监测。

HIV感染的成年人同时口服克拉霉素和齐多夫定时,克拉霉素会干扰后者的吸收,使其稳态血浓度下降,应错开服用时间。

    总之,克拉霉素在使用时,一定要注意其药物间的相互作用,特别是有慢性疾病的老年患者需谨慎用药,严密观察不良反应的发生。

(文/黄桂红)